Good Luck To You!
欢迎光临本站!

网站首页 jaymes jayden blog 正文

在我们的口语中“日”是如何变成“太阳”的

admin 2020-03-26 jaymes jayden blog 32 ℃ 0 评论

  对于这次选举大败,国民党青壮派提出了要求改革及世代交替的呼吁,包括多名形象派“立委”相继宣布辞去中常委,以示不满。相对的,有些未辞的中常委则反呛,认为此际辞中常委是“最不负责”的做法。在此过程中,蓝军内部才赫然发觉,这届中常委原应在去年十一月即完成改选,却被悄悄推迟到今年三月举行。

  事实上,观察周三中常会的混乱场面,国民党若要顺利渡过这次败选后的盘整,进而推动彻底改革,那些已经宣布辞中常委的青壮派恐怕得重返战场才行。否则,政治菁英尽皆缺席的中常会,改组定位更容易偏斜错乱,无法力挽狂澜。原因很简单:改革需要的是参与,而不是抽离或疏远。代理主席林荣德能否顺利带领这两个月的过渡期,犹未可知;但他是企业界人士,而非熟悉政治生态的专业工作者,若没有青壮世代居间发声,未来两个月的变量恐难以想象。

  不可讳言,目前国民党中常会的结构已经相当扭曲,企业及社团人士比重过高,具有民意基础的新生代政治人物反而挤不进去。久而久之,国民党中常会变成了企业界或地方人士争逐政治关系的会所,而非作为党内反映民意、沟通政策、发动攻守战略的场域。简言之,中常会的“俱乐部化”,是国民党大脑失调的主因,也是蓝营政策论述因应迟缓的症结所在;吴敦义选前会提出那样的不分区“立委”名单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如果不能从中常会开始改革,后续的路线调整、接上社会脉动等等,都是空谈。

  两年多来,吴敦义在“党产会”的铡刀下为党筹措财源,并非毫无功劳。但他身为党主席,把解决财务当成首要目标,却忽略更重要的政治战场及接地气、年轻化等兴革大计,仍难辞其咎。在后吴敦义时代,出现了林荣德的暂代,祸福未卜。重要的是,国民党的兴革,不能只有一群青壮世代在那里嚷嚷,而需要更多以这个党为念的不同世代加入行动。除了互呛,他们必须要能对话讨论,凝聚出新的主张。改革不必害怕呛声,怕的是寂然无声。

  除了荣誉之外,《工作》还为奥米带来了爱情。没过多久,他就与该片主演、比自己小15岁的洛瑞达娜·德托(Loredana Detto)喜结连理。两人共育有三个子女,其中大儿子法比奥后来成为电影摄影师,与父亲长期合作(在此之前,奥米常自己兼任摄影,有时还要兼顾剪辑、美术指导等工作);女儿伊丽莎白则成了电影制片人,活跃在意大利影坛。1963年,步入而立之年的奥米携第三部长片《米兰心事》(I fidanzati)首度角逐戛纳金棕榈,结果负于同胞维斯康蒂的史诗杰作《豹》。

  1978年,奥米二度出征戛纳,这一次他战胜了大岛渚、法斯宾德、赞努西、夏布洛尔、路易·马勒等强劲对手,最终凭《木屐树》夺得金棕榈大奖。该片时长三个小时,奥米以写实手法、非职业演员再现了十九世纪末意大利北部农村的贫民日常生活(影片在他故乡贝尔加莫省拍摄,剧中人说的也是贝尔加莫方言),平淡无奇的剧情中,处处透出他对底层民众的脉脉温情。

  和他的电影一样,奥米一生为人低调,不事张扬,远不如与他同时代的另几位意大利导演(费里尼、帕索里尼、贝托鲁奇)那么街知巷闻。另一方面,他的作品虽关注现实,却总是脱不了一种淡淡的诗意,少有锋芒毕露的攻击性,这令他当时备受意大利左翼媒体的攻击。哪怕是扬威戛纳的《木屐树》,照样也被其同胞影评人斥为欠缺政治性、战斗性。

  1988年,奥米又凭借在法国拍摄的《圣洁酒徒的传奇》(La leggenda del santo bevitore)拿到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。终其一生,欧洲三大影展,只有柏林是他从未涉及过的(仅有2015年的《高原激战》去做过特别展映)。2017年的人物传记片《瞧,我也是你们中的一员》(Vedete, sono uno di voi)是奥米的最后一部作品。

Tags:在我们的口语中“日”是如何变成“太阳”的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请填写验证码